当前位置:雅儒资讯>情感>故事:27岁征婚碰壁,我掏出1000平小院的房产证,满街帅哥

财报鲜读|格力地产:上半年营收26.68亿元,现金流首次回正

2019-09-18 16:28:05
这对夫妇在医院门口表示他们的爱,并把它放在娱乐版上。小夏看着秦杭,不禁心头一热。小霞最后一次闻到它,不会忘记死亡。这表明他的旧伤已经复发好几天了,而且特别严重。小霞感到心里一阵奇怪的刺痛,但秦航已经挂

天天读故事应用作者:如果费莲

台风过后,S市又热又闷,进入了蒸汽状态。

这一天,小霞的母亲终于出院了。她的丈夫荣盛离开小三亲自去接她。这对夫妇在医院门口表示他们的爱,并把它放在娱乐版上。这个假小夏看不见,于是马六儿收拾行李,回到八巷街。

刚走进街道,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老槐树下。我已经几天没见你了。就像隔了几辈子。小夏看着秦杭,不禁心头一热。

太热了!在30度或更高的桑拿浴室里,秦王穿着长袍和貂皮披肩,让人一目了然。

我最后一次看到他穿棉衣是在他旧伤复发的时候。可能...

小霞的心沉了下去。他肩上扛着一个大袋子走向他。当他走近时,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药气味。秦兴治旧伤是太白的良药。小霞最后一次闻到它,不会忘记死亡。

这时,秦航仍在呼唤:“嗯,夜市的屏障被扭曲了。我没时间了...你派一队士兵来这里,我要增加检查的人力。”

魅力?扭转?

小夏闻言,凝神向前看,果然看见八香街有些轻微变形。夜市就像一幅画。画布撕破了,起皱了,画上的图案改变了形状。

小夏不禁暗暗心惊。八巷街的屏障是秦行用自己的灵魂力量设置的。它强大而坚固。现在有一个突然的扭曲,有魔法入侵吗?秦兴没有发现入侵。这是什么怪物?

不...不是魔法太诡异,而是秦星此刻的灵魂力量太弱了!

这表明他的旧伤已经复发好几天了,而且特别严重。

小霞感到心里一阵奇怪的刺痛,但秦航已经挂了电话,回头看她。发生了一些意外,很难掩饰她的喜悦:“你是怎么回来的……”

然而,少侠抬头看着天空,淡淡地说:“大哥昨天打电话给我,说让我在家多呆两天。原来你病了,这次你不是一个人告诉我!”

秦航的笑容立刻停滞了,过了很久他才想解释。然而,小霞已经扔掉了她的大袋子,再也没有回头。

那天晚上,他们拉了巴香的所有街道,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

如果生者和死者都活得好好的,那么这次事故的是活着的灵魂吗?

据说,当人半死不活的时候,灵魂是从身体经验中诞生的。仅仅因为人没有死,活着的灵魂就很容易分散。

它可能是一连串的记忆、痴迷或附着在一个非常小的物体上的游丝。我怎么能暂时找到这么大的八仙街?

第二天,阴兵继续搜查八仙街。然而,障碍被扭曲得更厉害了。黄色的井正在渗出幽灵水。晚上,秦航也不知道去哪里打仗,从苦力那里回来了。他的灵魂疲惫不堪,黑色的烟雾从背后袅袅升起。

当他进来时,他落入太白的怀里。当他晕倒时,他说,“小夏,别过来。让她出去!”

小夏喉咙里的气息呛住了眼睛,眼泪几乎憋不住了。幸运的是,胖子从外面冲了过来,把她拉到一边说话。

“小夏,我们大致的目标,是白天的相亲角度!前几天楚王江不是在一口黄色的井里爆炸成地狱了吗?后来,油井继续排放殷琦,导致整条街道变冷。谁不想在大热天凉快一下?所以八仙公园的婚介角已经搬走了!”

“哥哥姐姐们白天很忙,但他们后来离开了,没有影响夜市的摊位,所以我们几天都不在乎。”

小霞点点头,说道:“白天,八巷街属于太阳,但栅栏是一个昏暗的东西。突然有100多名活着的人涌入。阴阳之间的相互作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冲击。如果他们再次带来魔法,殿下太虚弱而不会注意到是正常的。”

胖爷听到“明君大人”,右眼皮砰砰直跳。

“我也这么认为,所以我整个下午都在那里观察,并悄悄地使用这个魔法装置,但我没有发现任何人着魔的迹象。”

小霞想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。“相亲角度相当特别。虽然所有的父母都在这里,但每个父母背后都有一个孩子。如果某人的孩子出了什么事,他们被卷入了魔法,来到了八仙街怎么办?”

胖子没有料到会这样,但拍了拍他的大腿:“哦,我妹妹比我聪明!明天我还会拿到一张a4纸结婚,假装去相亲!如果有人的孩子有疑问,我们约个时间见见他。我们找不到蛾子吗?”

小霞笑着说,“胖哥哥只能问女孩,但你怎么问年轻男孩呢?此外,相亲的角度给了自己相亲的机会,这让人们毫无理由地怀疑。我认为最好写下我的信息。你说给你妹妹找个人,这样我们就能配合调查,事半功倍!”

这个想法很合适,但是胖子闪烁其词:“你要去相亲吗?呵呵呵,那我秦歌呢...我们红花场价太大了?”

小霞平静地笑了笑,起身打开书房里的电脑:“我妈妈说我27岁了,我是个剩女。约会不是很正常吗?就这样定了,我会写一个相亲广告!”

在秦杭的房间里,太白听了胖夏的谈话,立刻把一整瓶香膏倒进药罐里。

“明明才24岁,就连年纪较大的剩女,这个什么世界!老秦,你醒醒,我们哭泣的卷心菜会被猪拱……”

第二天,秦航还在睡觉。那个胖子拿着广告去了相亲角,但是他在午饭前生气地跑了回来。

胖师傅拍了拍桌子上的a4纸,摇了摇下巴:“这个相亲角不寻常!整个早上都没人跟我说话,高端目标区不让我进去!话比性格比外表,胃口比力气,我妹妹在哪里?看到人们情绪低落真是一条狗!

小霞有些凌乱:“胖哥哥,你吹牛吧,我的背好冷……”

胖爷从茶缸里倒了水,冷哼了一声,“这么多年了,你我胖哥已经跨越了阴阳界限,从来没有这么鄙视过!这不是相亲广告吗?我已经邀请了专家王阿姨来指导我。我马上就到!”

话说这王阿姨,人家是相亲角的传说!在相亲室呆了三天后,她才明白了真相。经过一个月的调情,她把28岁的女儿何有友出卖了。

王阿姨未来的女婿是一名副教授,他有一栋房子、一辆汽车和一份职业,并拿出来羡慕一群邻居。这对夫妇将在中秋节结婚!

王阿姨又有了真爱。她无事可做,只是为每个人做免费咨询和牵线搭桥。她已经做了好几双了!多么有价值的媒人,一座横着走的纪念碑!

这边胖爷刚刚介绍,一个五十多岁的卷发阿姨果然进来了,身材娇小,没有腰肢,是名牌,矜持高傲娇。

王阿姨和胖师傅寒暄了几句,然后一只手扶着小霞直起身来。蔬菜市场选择了活鸡的风格:“婚姻不是恋爱,光有一张脸是不够的。看看这瘦瘦的臀部,生个小屁股的孩子可不好!”

小霞至少是一个女孩的家庭。她立刻脸红了,以免碰她的屁股,急忙跑到桌子的另一边。

王阿姨不同意。她抓起a4纸,摇摇头。“小田,既然你邀请我来,我就直说了。”

胖师傅受宠若惊,笑了:“你说你说,我怎么变了?”

“要说你这个姐姐,条件不太好。她不年轻,她属于绵羊!属于绵羊的女人的生活并不好。当人们看着她时,他们不会看其他人!”

胖师父听了一会儿,折断了手指。“我姐姐属于一头猪。她怎么可能是只羊?这完全是笔误……”

王阿姨看穿了这个世界,笑了,但她什么也没说。她继续对此发表评论。

“第二,虽然你妹妹是本地户口,但你哥哥还没有结婚,家里还要多付聘礼。将来,她仍然不知道如何补充她母亲的家庭。难道别人的丈夫不能加起来吗?”

“还有,虽然你姐姐985毕业了,但是没有一份正经的工作。你看,我的家人很悠闲,当500强外国公司开始工作时,老板并没有找任何人。后来,我变得焦虑不安,拿走了她的护照和身份证,并把她留在家里参加公务员考试。直到那时我才找到一个好叔叔!对一个女人来说,最重要的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有时间,能够照顾她的家人和孩子。只有当男人愿意……”

王阿姨滔滔不绝的话根本无法反驳。她说那个胖子一直在流汗。这个小夏天再也受不了了。他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,却发现秦航裹着大衣走了出来,把一个红色笔记本丢在桌子上。

“田雨,加上这个。小霞在八仙街有一个1000平方米的庭院!”

这听起来像炸弹。王阿姨抓起房产证就像海盗遇到宝藏一样!

“哦,这么大,这么大院都转让给你妹妹了?据说八巷街很快就要搬迁了。在这个中心区和这个大院子里,搬迁费不得超过1亿元。”

当谈到1亿元时,胖爷拍了拍额头:“我忘了,我这里还有1亿元,我可以随时给妹妹零钱。王阿姨,你想写这个吗?”

“写就写!约会是为了了解家庭背景,婚姻是为了合并公司,你为什么不写下财产?哦,我希望我有个儿子……”

秦星冷冷说道,“你还需要改变其他条件吗?像绵羊一样?”

“变什么呀变?他手里有两亿美元,属于凯蒂丝没问题!看看八仙街的帅哥们!那啥,我有个长得帅的亲侄子,今年18岁……”

王阿姨看到秦星的杀气从图表上戳到了肺部,就更加不合拍了。胖爷急忙送她出去。

秦航和小霞被留在客厅里,这会儿有点尴尬。

小霞的目光扫过红色的笔记本,想起秦航刚才听到了整个过程。这真是前所未有的耻辱。她没有勇气见他,低头露出坚强的笑容。

“为了我的亲戚,我大哥花了这么多钱...如果我找不到一个好对象,我很抱歉这个房产证!”说着,小夏像一阵风一样跑到书房,“砰”地一声关上门。

太白只是从屋檐下伸出头来,同时摇摇头:“老秦,你有没有费心去拿房产证来哀悼小霞?我在半夜悄悄地改变了她的广告,但没有成功...你太盲目了,我整个心都被骗了!”

秦杭胡乱抓着他的短寸,生气地说:“我怎么能忍受这样被降职呢?你不喜欢听人们骂他不是鬼,不是鬼,几千年来没有人想要剩女吗?”

太白的眼里突然闪过剑:“谁?这么短的嘴?神王砍死了你!”

秦杭瘫坐在沙发上:“地球上谁不是两条腿走路的人?你不要站着胡说八道,给我一杯水,我喉咙里憋得慌……”

这个人,一旦为了一件事拼尽全力到死,一定能够轰轰烈烈!

少侠的流言蜚语价值一亿多元,一夜之间传遍了王阿姨和约会角落。结果,剩女变成了土豪和公主,成群结队地去约会。

小霞抑制住她难以言喻的愤怒,别有用心地请王阿姨收集她的简历。所有男人都想见她。所有在街上散步的公狗都需要多看看她。

为了识别这个活生生的灵魂,小霞在黑夜中简单地接管了烧烤场地,并在小屋的四个角落竖起了挂着祈祷旗的白色摊位凉亭。在祈祷旗下,纸花被白色追逐灵魂的蜡烛包围着,一个人可以有半个人高!

当时,秦杭看着我,好像我是一个灵堂,但是八仙街的群众被两亿元压垮了,他们都说这很浪漫。

天黑后,亿万富婆盛小霞在凉亭下采访了婚介男子。他们随便点了奶茶和糖水。小吃就像流动的地下水位,大大提高了八仙夜市的gdp,让每个人都很开心。

然而,在过去的两天里,小霞每天都采访厚厚的简历,但他找不到一个灵魂。他真的不耐烦了!

秦燕仍然每天出去工作,却没有解释他为什么去。他总是疲惫不堪地回来。他经常路过凉亭,看着她对汤姆、迪克和哈利微笑。他感觉像根木棍!

那天晚上,在接受小霞采访后,夜市已经在下跌。一个男人来到凉亭下,放下一叠简历。他很有礼貌:“盛小姐,我岳母让我给你看明天相亲的简历。”

哦,这应该是王阿姨未来的女婿朱宇轩,对吧?果然英俊,性情温和,是个热情友好的帅哥。

知识分子都是清高的,朱教授是个正派的人,显然不想和2亿有任何关系,一离开就会离开,但是展现灵魂的蜡烛火焰突然荡了起来!

-这个人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!

小夏反应很快,跨了一大步阻止他,娇俏一笑:

“竟然打扰朱教授跑腿,太尴尬了!来吧,来吧,喝冰茶来降温!”

朱宇轩没办法了,正看着小夏,眼中闪过一抹惊艳。

小夏递给他一杯冰茶,并悄悄地冲向秀灵烛招了招手。只听见烛光爆了三次,细小的火花被招魂横幅扫进凉亭,模糊地粘在朱宇轩胸前的口袋里——为什么?这个口袋里到底是什么?

喝了两杯后,朱宇轩放下冰茶仪式:“时间不早了,我女朋友在等我回去……”

然而,小霞怎么能让他走呢?只听到“噗”的一声,朱宇轩的衬衫突然烧了起来。

“啊!开火!”少侠朝他胸口一阵乱拍——果然,口袋里有一个小铁器!于是小霞又倒了一杯冰茶,慌慌张张地扔在一边。朱教授很自然地伸手帮忙,小霞拉了下来——嘶嘶作响!

“盛小霞,你在干什么?”还没等被撕裂的人惊叫起来,身后就传来一声雷鸣。

朱宇轩被一只手的挥动弄晕了。在混乱中,他看到一个像老大哥一样的歹徒。他抓住小霞的手腕。

“废话也应该有限度!我已经忍受你好几天了。回家去!”秦杭像拉风筝一样拉着小夏走了三两步。

可怜的朱教授醒悟过来,发现他衬衫的小半边被扯掉了,露出了白生生的肉。他懊恼而尴尬地捂着胸口,但他的心在剧烈跳动。

正如传言所说,盛小霞是绝对强硬的!

然而,因为她足够坚强,也许她是他最好的选择...

盛小霞公开与英俊的家庭成员调情,并当众撕毁他们的衣服。但是当他回家时,他并不感到羞愧。他丢了半壶扎江面作为宵夜。

秦航坐在一旁,看着她吃饭。她的胃口没了。

等到午夜过后,大家都睡着了,秦行长起身去找药吃,却发现花架下的灯还亮着。

仔细一看,我看见少侠叼着一只圆圆的老鼠,嘴里喃喃自语,“你为什么吃了毒药就不能死,而且你越来越胖了?你是在嘲笑我的判断吗?”

老鼠只会吱吱叫,所以小霞不得不再次躺在石桌上翻那部神奇的佛经。

“我查对了...人们的心灯就像蜡烛,心灯熄灭,然后是飞灰。这种心灰通常是无害的,但是如果受害者的思想纠缠在一起,他的心就会消沉,心灰凝结成晶体,变成灵魂毒药!这种毒药会伤害灵魂,破坏形状。它非常霸道...我相信你是鬼!这只是一种催肥药。恶霸在哪里?”

秦星忍不住笑着咳嗽了一声,“忘记我跟你说过的话了吗?如果灵魂伴随着阴魔,温度会低得多。那么灵魂毒药自然需要低温才能有效。”

小霞拍了拍额头:“唉!我怎么又忘记温度了?低温!低温!”

"因为你还活着,默认的室温不同于鬼魂."秦航飘过去,拿起桌子上一块腐烂的布口袋,上面有晶莹的面包屑。他头脑中一切都很清楚。

“也许,你撕掉了那个人的衣服来获取灵魂毒药?”

然而,小夏突然头一耷拉,又沉默了。秦航诧异地伸出手,不料碰到一缕头发,她竟然像肥皂泡一样崩溃了!

没有灯光,没有灵魂毒药,只有一只胖老鼠蹲在桌子上,他的小眼睛互相凝视着。

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小霞留下的记忆。

秦航立刻回过神来,风冲进小夏的房间,却见胖爷和太白正蹲在她的床上忙着,他是我哥哥。

小霞醒不过来。他的灵魂离开了他,他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。

秦刚走到床边,握住她的手,看到手掌上有一个烧焦的小圆圈,显然是被鬼魂毒死的。

对了,在她撕开朱宇轩的口袋之前,她好像给他倒了一杯冰水?因为温度低,这种灵魂毒药一点也不打折!

太白看到秦星的脸色如此可怕,他很快解释道,“你知道,人的心是不同的,1000种灵魂毒药有1000种解决方案。如果我们找不到毒药的主人,不了解他的执念,玉帝也就无法了解毒药。”

胖师父很紧张:“仙哥哥早就发现了,给了她养魂丸,只要他能在三天内解毒,他就没事了。但是如果不能解决,那么...她的灵魂永远不会回来吗?”

秦杭没有回答,伸手去摸小霞的额头,沉声说道:“别慌。当小霞离开时,他留下了一条记忆线索。只要他找到那个男人,他一定会找到她的灵魂!”

红花院子里混乱的小夏天是看不到的。现在她在夜市的黑暗中,盯着附近的男男女女——朱宇轩和他的未婚妻何有友。这对夫妇正在互相撕扯,但他们在梦里再也找不到看戏的人了。

是的,这只是一个梦。

朱宇轩是街上唯一一个特征清晰的,其他的都是模糊集。何有友仍然是个人物,但他的五官和轮廓都很模糊。

小霞知道他被朱宇轩的灵魂毒害了,所以他的灵魂被他的梦所吸引,这是很自然的。幸运的是,他今晚做的不是噩梦,而是一个普通的记忆梦。

更令人欣慰的是,何友友教授和朱教授都受过高等教育,即使吵架,他们也不会互相扔砖头。他们每人都喝了一杯冰淇淋,坐着胡说八道。

何有友的表情不清楚,但语气绝对为零”...所以,当你和我谈论婚姻的时候,你仍然和你的前女友保持关系?你的雇主有钱,你的雇主吃饭,你的西方家庭美丽,你的西方家庭睡觉?我再发生一次事故,把我的财产留给你,这样你就可以双向飞行了,这样好吗?”

朱教授显然错了,但他的脸很悲伤:“她怎么能飞呢?她现在处于深度昏迷状态,已经靠插管生活了一年多。你看,我每天发给她的微信是声音,因为它可以播放给她,希望能唤醒她...事实上,在她出事之前,我和她分手了,因为我的家人不同意。”

何友友冷笑道,“但是你不能爱上我,是吗?”

朱宇轩仍然是热心的和非常现实的,所以它是极其残酷的。

“我们在相亲角认识。通过认识到相亲的死角,我们默认了婚姻市场的价值观和规则。每个人都只是生活在一起,亲爱的,谁在乎呢?我们老了,就不得不结婚了。你妈妈每天都跳楼,我爸爸每天都很沮丧。爱情有用吗?只有结婚证才能解决这个问题!”

何有友低头搅拌着冰淇淋,带着悲伤的微笑摇了摇头。

“我不知道你约会的角度。当我在高中的时候,我曾经在放学的路上买了冰淇淋,舔了舔,却发现我的钱包丢了。当时,我很尴尬。然后同一所学校的一个男孩经过,给我买了那个冰淇淋。

从那以后,我开始在学校找他。如果我能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看看我的后背,我会开心好几天...然后我读了毕业生年鉴,最后我知道他的名字是朱宇轩..."

何友友抬起头,看着他面前的人,她的初恋。

她并不凶狠,但她很坚决:“即使我被迫结婚死去,我也会坚持婚前有爱。这绝对行不通!你喜欢痛苦的戏剧是你的事。我在自己的感情中起主导作用,永远不会为别人跑腿。”

何友谊说着,放下左手的订婚戒指,把它推到桌子上。

朱宇轩傻傻地愣了又混乱,下意识地拿起订婚戒指,胡乱放进口袋...

小夏看到这里,心里咯噔一下!

混蛋。戒指是这样来的吗?

她在被朱宇轩撕掉的口袋里发现了一枚包裹着灵魂毒药的戒指,她自然认为灵魂毒药来自朱宇轩。但戒指是他未婚妻的吗?心就像余烬,其实,他是悠闲的吗?

所以灵魂毒药在她身上,她进入梦里,也是什么悠闲?

那她留给秦航的线索,不是走错方向了吗?

盛小霞,你为什么短命?因为你很蠢!你怎么让你大哥找到你的?

突然一阵风吹来,梦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,小霞很懊恼。朱宇轩瞬间变成了烟雾,然后所有的人,一个接一个,所有的灰烬都飞走了!

八仙夜市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景象。

辛辣的火锅还在冒泡,油炸蜗牛还在散发香味,咝咝作响的鱿鱼还在咝咝作响...灯光明亮,红尘烟花依旧如故。

但是已经没有人了。

整条长街上,只有小小的夏天,没有悠闲。她的五官终于出现了,只是清秀,不太漂亮。

"我以为我会被一个人锁在这里等死!"何有友看着小夏,眼圈红了。

小霞立刻明白了:“你也是一个活生生的灵魂吗?锁在他的梦里?”

“我不知道做什么梦...那天我和男朋友分手了,在家喝了半瓶红酒后喝醉了...然后我来到这里,每天和他分手一次,就像视频回放一样。你认为我疯了吗?”

小夏大步走向小桌子,拿起悠闲地吃剩的冰淇淋,倒在他手上,冰水从他的手掌里渗了进来,并夹杂着烧焦的灵魂毒印。

“你没有疯,你和我是被同一个人的灵魂毒死的!这个梦不是你的,它属于别人,这里还有第三个人!”

一句话就揭开了神秘的面纱,八仙夜市一片喧嚣,整条街开始坍塌。(作品的标题是“灵魂毒药冰淇淋,剩女之谜”,作者是若菲莲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澳门新濠天地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grtfitness.com 雅儒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